6月26日星期一,晚上,科技媒體都在等待著美國股市開盤,等待著一個見證奇跡的時刻,他們已經提前賦予了那個時刻以特別重大的意義,所以,他們在等待著一個他們以為的意義,那就是BAT中的B,終于被新巨頭京東在市值上超越,從而讓“BAT”這個統領中國互聯網十余年的概念,有一個象征性的終結。

  人們特別偏愛這種具有象征意義的時間節點,比如2004年8月,盛大網絡的市值超過新浪,這被認為是中國互聯網從門戶時代,走向游戲時代的標志。不過一年后,隨著百度在美IPO,百度的市值一舉超過騰訊網易,成為中國市值最大的互聯網公司。

  2005年底,百度市值21億美元,騰訊19億美元,但隱形冠軍卻是阿里巴巴。2005年8月,Yahoo投資阿里巴巴10億美元,換取后者40%股份,推算阿里估值達到25億美元,超過百度和騰訊。2005年可以算是BAT三國殺時代的起始點。

  2006年-2011年這6年,是BAT在中國互聯網行業建立絕對優勢的6年,百度的市值從21億美元增至421億美元,增長20倍;騰訊的市值從19億美元增至498億美元,增長26倍;2011年,阿里巴巴的估值達到320億美元,25億美元到320億美元,增長13倍。BAT成為中國互聯網的三面旗幟、三駕馬車、三座大山。

  以微信的發布和小米手機的推出為標志,2011年成為中國移動互聯網元年,各大互聯網公司都開始奮力爭奪移動互聯網的船票。在2011年的百度聯盟峰會上,李彥宏卻告訴創業者:“我認為local、mobile絕對不是在座多數的創業者,或者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的機會 。”他給出的三大機會是:中間頁、讀圖時代、應用為王。這些機會,基本上還是以web為核心的機會,應用為王指的也主要是web應用。

  2010年Google從中國市場的撤退,讓百度面臨著一個空前輕松的市場和競爭環境,接下來的幾年間,百度的營收規模從79億元,快速增長到2016年的705億元。與此同時,近十年來,百度再也沒有像貼吧(2003年)、百度知道(2005年)、百度地圖(2005年)、百度百科(2006年)那樣的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新產品推出。

  2003年推出的百度新聞,從500多個新聞網站自動抓取、聚合新聞資訊,是門戶新聞時代僅有的不含任何人工編輯成分的機器新聞資訊服務,而且這一服務既能利用百度的資源優勢、品牌優勢,又能利用百度的技術優勢,基本上屬于非百度不可的那種產品類型。

  然而,百度新聞卻輸給了2012年才問世的今日頭條,輸得慘不忍睹,以至于李彥宏要在2017年專門寫一封內部信重新強調“內容分發”的重要性。其實,張一鳴一直在向外界解釋,今日頭條不是媒體公司,而是搜索公司,和百度一樣;內容推薦依賴的不是編輯,而是算法,和百度一樣。這就等于說,在百度的主場,百度被一個新手輕松打垮了。

  百度新聞只是一個例子,它說明,最近六七年,百度的太平日子過得實在太安逸了,安逸到李彥宏不得不發內部信呼喚狼性,淘汰小資。但這事真的跟狼性沒什么關系,公司創造力、戰斗力的喪失,不能讓員工背鍋。這六七年,也是技術公司快速增長,逐步掌控經濟發展主導權的六七年,不光在中國,在世界范圍內都是這樣。到今年,世界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中已經有7家是技術公司,其中包括中國的騰訊和阿里巴巴。從2011年至今,騰訊股價上漲幅度超過6倍,百度只有可憐的77%,更接近一家傳統企業,比如??松梨冢∟YSE:XOM)。

BAT是否已成往事?

2011-1-1至2017-6-27百度、騰訊、??松梨诘墓蓛r走勢

  1997 年,喬布斯回到被普遍認為氣數已盡的Apple,業界幾乎沒人認為Apple還有救,即使救主是喬布斯。那年10月6日,在Gartner集團的一次討論會上 ,被問及 “如果你是喬布斯,你會怎樣做?”,戴爾公司CEO邁克爾·戴爾答道: “我會怎么做?我會關了這家公司,把錢還給股東。”說到做到,2013年2月,邁克爾·戴爾對戴爾公司進行了私有化,錢真的被還給了股東。而Apple,在喬布斯的帶領下,上演絕地大逆轉,如今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像Apple那樣從死亡邊緣重新走向輝煌的例子,并不多見,但今天的百度,遠沒有到1997年的Apple那樣的凄慘程度。而且,百度還是國內最早布局人工智能,并在人工智能領域最早大手筆投入的公司,已經擁有了世界級的人工智能人才儲備和技術儲備,這為接下來的人工智能競爭打下了不錯的基礎。

  而且,百度還找來了業內口碑極佳的拼命三郎陸奇,為什么不給陸奇一點時間呢?

  6月26日晚上守在電腦前的科技媒體的編輯們可能會有點無聊,他們并沒有等來見證奇跡的時刻,京東逆襲百度的故事暫時沒有發生,就像提前寫好了文采飛揚的訃告,臨發出之前卻被告知,訃告的主人還沒死。訃告只好先壓下,留待日后再發。

  大家之所以這么關心百度被逆襲這件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王興。前些天在一篇刷屏的采訪中,在談到BAT時,王興直言不諱地說,“B和AT已經不是一個量級的。”他還說:“在對手這件事上,就像開車一樣,你得偶爾看一下后視鏡,但你不能盯著后視鏡開車。”

  第一句話是句大實話,阿里、騰訊都是3500億美元規模的公司,百度是600億美元規模的公司,你當然不能說3500億和600億是一個量級。至于未來還有沒有機會成為一個量級,其實已經不重要了,BAT那段歷史也該畫上句號了。而第二句話是句廢話,開車當然不能盯著后視鏡開,如果偶爾看一下后視鏡是為了看看你的對手,對不起,你的主要對手都在你前面呢,后視鏡里是看不到的,偶爾看一下也看不到。

  對百度來說,確實需要一次歸零,需要一次對自我的重新體認。無論如何,你早就不再是那個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百度,不再是那個主宰互聯網流量甚至網站生死的百度,也不再是那個登高一呼應者云集的百度。你當年的伙伴和對手已是世界十強,而你離世界十強很遠很遠,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后視鏡。

  是時候跟過去的一切,無論好的壞的,做一個了斷了。當BAT成為往事,何不趁此機會跟互聯網公司百度說聲再見,以AI公司百度的身份重新輕裝上路呢?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028keji.com/internet/743.html
2017年7月14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