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視鏈“一詞的興起,源于2012年南方都市報一則《鄙視鏈——生活中那些微妙的優越感之社會心理分析》的報道。形形色色的鄙視鏈從現實蔓延至網絡,不管承不承認,我們都有意或無意中被拉進了鄙視鏈的某一層,鄙視別人還是被別人鄙視,在鄙視鏈的流行中,除了鄙視,我們不會收獲任何。

  1、互聯網行業鄙視鏈

  國內互聯網公司之間:BAT>老牌互聯網公司>新三板>AB輪融資>天使輪>零融資

  中國的互聯網是屬于你們的,也是屬于我們的,但最終還是屬于BAT的。2015年,社交帝國騰訊交出了破千億的成績單;阿里則增加傳媒、音樂、金融等外圍業務的投資不斷拓展自己的版圖;百度通過百度錢包、百度糯米、百度外賣等形成了完整的支付生態閉環。

  三大互聯網巨頭仿若站在了國內互聯網的尖端俾睨群雄,勢不可擋。福利好、掙錢多、前景廣讓BAT成為了互聯網公司鄙視鏈的頂端——雖然孤獨,卻尤為光榮。

  十年是個坎。從2005年到2015年,有些老牌互聯網企業陷入了十年魔咒,日漸式微,遙想曾經顯赫一時的四大門戶,而如今,他們只能喟嘆未能趕上移動互聯的大潮分一杯羹,蹉跎時間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將他們拍死在了沙灘上,但即使這般,他們的眼中也是看不上剛拿到融資或者才起步的小型創業公司。

  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

  互聯網公司內部:技術>市場>產品>運營>編輯

  各類招聘網站上和互聯網相關的職業中,技術崗位的起薪無疑是最高的,而與之相對應的專業都是理工科,理工科的優越感在互聯網職業中就表現為無技術,不網絡。

  技術內部也存在一條鄙視鏈,寫iOS的工程師鄙視寫Android的工程師,寫Android的工程師鄙視寫Windows Phone的工程師。搞程序開發的鄙視做前端測試的,做前端測試的鄙視敲代碼的,敲代碼的鄙視做設計的,每一層都擺出了一副高冷的姿態和“你這是什么玩意,我才是技術核心”的自信。

  而市場和產品部門作為溝通客戶和公司產品的重要一環,每天面對的是挑剔難纏的甲方和向運營和編輯傳達各種需求,修改、修改再修改以及無止境的修改。

  作為鄙視鏈底端的編輯,加班多工資低還盛產單身狗被所有互聯網職業所鄙視。

  2、互聯網產品鄙視鏈

  搜索引擎:谷歌>百度>bing、搜狗、搜搜、360搜索>即刻(人民)

  客觀來說,谷歌搜索在用戶體驗、頁面布局以及廣告宣傳上都比百度良心地多,使用谷歌搜索產生的優越感更為明顯的是,谷歌搜索引擎都是需要翻墻軟件才能打開,這無形中逼格就提升了不少。

  但相對于微軟的必應搜索和搜狗、搜搜、360搜索這些后起之秀,百度的用戶體量無疑是巨大的,自然就出現了百度粉看不上小眾搜索引擎的現象。

  至于,前身為人民搜索的即刻搜索是什么鬼?

  游戲:主機單機>國外PC單機>國外網游>國內網游>網頁游戲、QQ游戲

  網傳一份游戲界逼格生存指南,首先就需要懂英文,再者就是得體地稱呼游戲名稱。比如,星際爭霸的簡稱并非星際而是StarCraft,既洋氣又自帶逼格。

  不會游戲術語怎么混跡游戲圈?僅知道特殊怪物叫BOSS簡直孤陋寡聞,讓魔獸世界的玩家來告訴你,引到多余的怪物叫ADD,仇恨超出叫OT,范圍傷害魔法叫AOE。

  視頻:Netflix>Youtube>B站A站>優酷土豆愛奇藝等國內主流視頻網站

  就算翻墻,Netflix也不一定能看到,只對部分地區開放的Netflix不但封鎖了VPN,還必須成為英美劇的付費用戶。也難怪只要翻墻就能看到的Youtube就被Netflix所鄙視。

  國內的AB站用戶標榜為小眾二次元人群,自購版權和自制低成本網絡劇,自然是看不上優酷土豆愛奇藝這些國內主流視頻網站。

  郵件:Gmail> 163 mail> QQmail

  某科技博客總編輯在微博上宣稱不歡迎使用QQ郵箱和163郵箱發送的求職簡歷——但事實上,這兩者是國內用戶規模最大的電子郵件服務。此事甚至鬧到了知乎上,gmail用戶與QQ郵箱用戶吵得不可開交。

  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我們用戶”是一種清高的自嘲,但在實際操作中,對于這些用戶開發者總難免陷入一種鄙視鏈中。

  其他:瀏覽器鄙視鏈:谷歌Chrome、Firefox>蘋果Safari、Opera>遨游> IE系列> 360等國產山寨貨

  手機鄙視鏈:蘋果>小米>HTC>三星>索愛>諾基亞>摩托羅拉>聯想>中興>山寨機

  殺毒軟件鄙視鏈:AVAST>ESET>卡巴斯基>諾頓>瑞星>金山毒霸>360>QQ殺毒

  3、互聯網社交鄙視鏈

  微博鄙視鏈:Twitter/飯否>新浪微博>騰訊微博>搜狐微博>網易微博>天涯微博等其他微博

  論壇鄙視鏈:豆瓣>天涯>貓撲>貼吧>門戶類論壇

  聊天工具鄙視鏈:Gtalk>MSN>微信>QQ>飛信

  國際化的社交產品總能毫無懸念榮登榜首,大多數用戶會覺得國內的都是山寨貨根本不值一提。

  此外,知乎鄙視上述一切社交網絡以及不上任何社交網站的人最有優越感。

  4、網絡紅人、網絡購物鄙視鏈

  網絡紅人:賣知識的>段子手>賣衣服的>秀自拍的>動物網紅

  微博著名網紅“王可可是個碧池”(國民老公王思聰家的狗)的粉絲量都甩你好幾條街,其好基友“韓寒的馬達加斯加”的文藝氣息也是令人側目。

  動物界網紅的世界你不懂。

  網絡購物:海淘>跨境電商>淘寶>拍拍>京東商城>凡客>當當>卓越>一號店

  現在網購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對比吐槽了。

  互聯網鄙視鏈養成的背后——社群

  英劇之所以被網友尊至“鄙視鏈”頂端,根本原因是它的小眾趣味所帶來的優越感。就像在民謠圈里,以李志、萬曉利為代表人物酒吧民謠成為裝逼和反裝逼的分界線,校園民謠、城市民謠以及最近各大選秀節目中大肆吹捧的民謠歌曲成為了實驗民謠、抗議民謠、地方民謠這下玩地下民謠所不屑的產物。

  小眾文化一般只是滿足很小的用戶需求,并不迎合大眾趣味。有網友將鄙視鏈人群分成了”自然型“鄙視、”追風型“鄙視、”裝“鄙視三種類型。

  第一種人群由于行為習慣或成長環境的差異性,在網上尋覓到自己的同類或者圈子時,對通俗意義上的大眾文化增強了反感和不茍同,繼而形成抗拒或鄙視;第二種人群是本身對小眾文化圈的向往而自然而然地鄙視,當渴望融入到一個圈子,需遵循相應的規則繼而追風形成的鄙視,其實,這個人本身并不對他鄙視的東西有任何了解;最后一種人群僅僅只是想把自己和別人相區分從而獲得滿足的心理,通過抨擊別人來表現自己的與眾不同。

  線下的圈層就是互聯網思維中的社群,因為共同的目標或興趣而集結在了一起,社群成員與社群發起人之間在精神上出現了高度的一致性。社群需要一個精神領袖來將自己的價值觀灌輸給聚集在身邊的人,比如羅輯思維的羅振宇、企鵝吃喝指南的王曉寒以及吳曉波頻道的吳曉波。

  通過羅振宇口中所說的不斷“洗粉”,最終積淀出一批忠實核心粉絲會員,這些核心會員鄙視普通會員,普通會員又鄙視免費用戶,免費用戶又鄙視沒看過羅輯思維的。層層往上,優越感越來越高。

  鄙視鏈暴力與網絡暴力共生下的互聯網

  阿貓形色匆匆,阿狗心事重重,不見得誰比誰天真,誰比誰淺薄,畢竟,所有人都在同一片大雨中。

  年初的“帝吧出征”事件轟動一時。這種大規模、群體性的翻墻刷FB評論的行為被很多批評者視為暴民、庸眾或者被貼上“直男癌”、“屌絲”這種標簽。這種痛斥網絡暴力的精英們也同時不可避免地調入鄙視鏈暴力的怪圈。

  很多批評“帝吧出征事件的人都習慣性將中小學教育作為民族主義思想宣傳的明證,由于年齡產生的隔閡,很多批評者對中小學教育的理解還停留在上世紀80、90年代,或僅僅從書本和自居成人的世界、批判的眼光產生的刻板印象來解讀這一事件。

  結語

  身處同一片比特世界的我們,裹挾著鄙視鏈暴力和與之對立的網絡暴力,在喧囂的是非判斷中,你迷失初心了嗎?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028keji.com/internet/553.html
2016年4月18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0